中海油吧似海繁华归彩笔,齐天花月养苍颜——张迪先生书法艺术解读-文化鹤城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6-24 分类:全部文章

似海繁华归彩笔,齐天花月养苍颜——张迪先生书法艺术解读-文化鹤城
张迪先生的书法艺术成就, 以楷书、 行书最为时人称道。 在齐齐哈尔, 张迪之名, 知者甚夥。 那是因为他的“匾书”几乎遍布城区,从政府机关、 企事业单位、 商城、店铺、 城标景点车易安, 到平民厅堂、 名人书斋、 显要会所, 可谓无处不在,美不胜收。 “百年古苑”、 “明月岛”、 “鹤乡”等名胜题字, 或刻石, 或雕木, 或仿真, 伴随城市变迁而历经风雨, 虽岁月流逝, 却旧痕犹新。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 迪公就以行楷大字称雄龙沙书坛, 题石、 题匾数量之多、 存量之大、 范围之广、 影响之远, 允为龙沙建城三百年来第一人。
一、行行复行行茜施尔,关山度若飞
迪公的书法之路, 大抵可以划分三个时期: 自幼年习字到而立之年, 奇花初胎苑玉宝, 属于“酿造期”;延至天命之年, 精力弥满, 可为“成熟期”; 之后, 德建名立, 人书俱老, 当为“醇化期”。
先生有生之初, 家山辽西村落, 山河板荡, 家国飘零; 时事抵牾, 耕读两废。 童蒙无知, 得从塾师习字, 虽亥豕莫辩, 毕竟有笔墨之亲, 确是僻壤小儿之幸事凉拌素鸡。 初时略识之无, 而后研墨操管, 涂鸦事业, 自此“入道”。 迪公少年颖悟,于“指实掌虚, 管直心圆”之规矩,于“永字八法, 结构八体”之机理,物我感应, 人书融合; 复又博采约取, 渐次触类旁通, 醍醐灌顶,“酿造”有成。
十年浩劫期间, 迪公的书法之路获得了空前的延伸。 脾性不合潮流的他, 本就对“乱局”无所适从,悲欣莫名,索性 “躲进小楼成一统” ,沉潜碑帖, 浸染翰墨。 殊不料此一为时人视为不经之行径, 竟致成人成我, 他的书法实现了向艺术殿堂的迈进。 尤为难能可贵的是, 苦思求索极道女天师, 稽古齐今, 他藉以完成了艺术心理的“成熟”, 开启了书法生涯中的“醇化”过程。
1977年, 阴霾散尽, 大地回春。张迪得识龙沙书坛泰斗迟超先生,有幸自此拜入迟门。 迟超先生, 乃龙沙一代书法宗师, 以行楷书闻名于卜奎, 大字匾额尤为专擅。 迪公壮岁立雪程门, 无比珍惜, 静观默想,中海油吧 感染殊深。 从此得迟老笔墨真传, 尤其是擘窠大字之影响, 学道寻源, 识得“铺毫”、 “使转”之机窍, 日夕摩挲, 手眼通明。行行复行行, 关山度若飞。 迪公守志不移, 日课不辍, 修到悟性通灵, 书风丕变, 气局廓大, 艺格宏开。 至此, 平生书学累积, 浑如多年陈酿, 一发“醇化”, 状元红、女儿红、 透瓶香、 出门倒, 浊醪新麯, 甘美醉人; 又似苦寒经霜, 梅花怒放, 芳踪弥野, 香雪漫天。

 
二、胸中致广大,毫末尽精微
历经数千年的演绎发展, 中国书法不独风格各异, 流派纷呈, 亦且形式多样, 风采独具。 即以字的大小而论, 小到如米粒, 更甚如头发丝粗细的几分之一, 须借助放大镜方可观之,时髦的说法叫 “微书” ;大的可过丈余, 甚至更大, 观为巨字, 在传统上称为“榜书”。
迪公的榜书, 颇为可风。 榜书,又称“擘窠”大字, 擘, 拇指; 窠,穴也, 大指中之窠即虎口也。 书写时发全身之气力, 犹如大匠运斤,力士搏虎。 在两千多年的书法演进中, 榜书逐渐形成了独特的文字审美价值, 向人们展示了不同时代的文风、 时政、 地理、 历史, 如《 石门颂》 《 瘗鹤铭》 《 经石峪》 等,都是驰名古今的大字, 无不标志着书法艺术的变迁, 为中国传统文化提供了财富。 迪公的擘窠大字, 或镌刻于石, 或雕琢在木, 总是落笔不拘天阅网, 精力弥满, 无不中锋直破,气血充盈。 湖山题咏, 景观题名,扎龙自然保护区、 明月岛风景区、龙沙公园、 劳动湖等处, 至今留有先生手迹谜踪之国。
迪公的小字, 尤为精到。 小楷,为楷书定型后法书之一分野, 于书写要领别有规范, 于笔墨纸张另有约束, 以其应用价值和艺术魅力在书坛独树一帜。 小楷字小, 却绝非小技, 自魏晋以降, 代有精华。 钟繇书表、 右军写经, 无不规矩森严,精芒内敛, 深心蕴藉, 妙到毫端。及至后世, 唐有可大、 宋有君谟、元有松雪、 明有文璧, 衣钵真传,薪火不灭王缨灏。 迪公于小楷用工之勤,观其日课, 可见一斑: 举凡钟繇《 墓田丙舍》 《 荐季直表》 《 宣示表》 , 王羲之《 黄庭经》 《 孝女曹娥碑》 , 王献之《 洛神赋( 玉板十三行) 》 , 欧阳询《 心经》 , 虞世南《 破邪论序》 , 褚遂良《 摹王羲之乐毅论》 , 钟绍京《 灵飞经》 ,颜真卿《 小字麻姑仙坛记》 , 赵孟頫《 汉汲黯传》 、 《 小楷道德经》 ,文徵明《 离骚经》 等历代名家小楷精品, 无不临摹数通, 而后自出机杼, 书写成篇; 至于时人属书扇面,更是随时而作, 不计其数。 试观迪公此卷, 细赏《 黄庭经》 《 老子》《 论语》 《 孙子》 诸品, 渊源有自, 蔚然成家。 时而经营扇面书法小品, 不但笔墨清雅, 而且格局精致,举凡折扇、团扇,无不颇堪味赏,时人获赠, 爱不释手, 备加宝藏。凡此种种, 乃知迪公之小字造诣独到, 源自发古探幽, 赖以炬火薪传。
书谚有云: “小字中字用拨镫,大笔大书用擘窠。 ”迪公大字擘窠,铺展雄开, 小字拨镫, 推捻雌合,所谓“胸中致广大, 毫末尽精微”允当之矣!
三、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
当今之世, 天下承平, 书法风行于时, 大师辈出, 名流纷涌, 门户罗立, 创造日新。
我国现行之正书及行草, 大率源于晋唐, 论书者常谓“晋人尙韵,唐人尚法”,宋佳妍 法尚易解, 韵有难传。平心而论, 书体改革以及法书创作,为一国学术之大变迁三京画本, 为一世风规之大开阖, 非一方一人所可担当,非一时一世所堪作为。
迪公于此, 一向秉持后发低调。 他似对流行的“创新变法”并无多大兴致, 对所谓的书家“诸体皆备”也不动心。 他数十年如一日,老老实实地写他自己熟悉并钟爱的行楷书, 连他为自己定位的日课也是循规蹈矩的小楷字。 时光流转,日升月恒, 几乎看不出明显的变化,更看不到所谓时尚的突破; 他给我们看到的是输攻墨守, 是炉火纯青。他就像一个老酒坊, 独守浊醪, 绝不勾兑, 千年一品, 不换牌子。
老子有言: “有无相生, 难易相成, 长短相形, 高下相倾, 音声相和, 前后相随, 恒也。 ”正是这永恒不变的对立统一, 彰显了古之圣贤之道。 “惟坚守能成不朽, 最恒久当属无为。 ”以无为的态度处世, 不强主, 不妄为, 不恃能, 不居功, 这样的精神, 永生不泯, 这样的事功, 长存不灭兽医杜立德。
“易简功夫终久大, 支离事业总浮沉对子歌。 ”置身纷繁缭乱的社会思潮, 面对急功近利的社会心理, 当代卓有建树的书画大家无不大反其道, 大声疾呼, “传统是不可背叛的”, “艺术绝不能边缘化”, “不管谁是谁的几世孙”, “艺术家没有一个是靠炒作出来的”, 这些入木三分、 掷地有声的至理名言, 迪公深为服膺。
胡适读《 孟子》 , 曾作如是说:“富贵不能淫, 贫贱不能移, 威武不能屈, 时髦不能追。 ”诚哉斯人,信哉斯言神勇武工队 !
在中国书法的绵绵古道上, 有一辆车子施施而来, 有一面旗子猎猎而过。 “振衣千仞冈, 濯足万里流” ,千古高贤在上,迪公差可后之。《 庄子》 云: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以有涯随无涯, 殆已! ”倥偬之中, 迪公“缘督以为经, 可以保身, 可以全生, 可以养亲, 可以尽年”。 能虚己顺物, 以无用为用, 正是迪公之初衷, 亦是迪公之结用。 碑帖事业, 笔墨功夫,恰成迪公晚年最大的乐趣, 也是最大的生涯, 庶几可为养生主、 足慰人间世。
萦怀鸟迹, 满袖书香五公经。 值此髦龄结集之际白马酒庄, 迪公深感书道洪荒,人道苍茫, 胸中块垒, 非文字所可尽言。 回首平生, 载瞻前路, 书法在, 斯足矣! 博大精深、 大美无言的书法, 是他味之无尽的太羹玄酒,是他顶礼膜拜的商周韶乐, 是他风花雪月的前尘后世随身桃源空间, 是他深情沉浸的美好今生。

张迪
1933 年 10 月生于辽宁盘山,字子平,号柳缘居主人。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齐齐哈尔大学美术与艺术设计学院客座教授万蒂妮老公。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的书法展并获奖,其作品被中外文化机构、博物馆、书画收藏者所广泛收藏。2012 年在齐齐哈尔市博物馆举办个人书法回顾展,同时由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张迪书法》大型画册。黑龙江西部地区极富盛名的书家和书法教育家。
(来源齐齐哈尔文艺)
责任编辑:王瀑音 刘睿 编辑:杨京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