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市中考成绩查询住进这样的房子,我还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奇迹!-青春助手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7-20 分类:全部文章

住进这样的房子,我还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奇迹!-青春助手

01
想必大家也清楚,所谓的凶宅就是里面曾经有人横死过的房子,而自然死亡的一般是不算的。
横死也是一个比较民间的说法,一般就是指非自然死亡,譬如意外、自杀、他杀,等等。以这种方式死亡的人,传说中因为阳寿并没有过完,会死得很不甘心,通常会阴魂不散,所以,多数的凶宅一般都是有一些怪事发生的。即便不发生怪事,也会因为人们口口相传变得神秘莫测起来。
房子的主人一般也都很可怜现代豪侠传,因为很多都是他们向外出租的,所以,房客横死在里面,不仅完全影响到后续无人再愿意租住,而且即便是想要转手卖掉,也很少有人敢接汝南天气预报,所幸碰见个不明就里的人卖给他。
可是人家知道了以后,也会闹起来,到时候更是人尽皆知。而且,就算是卖给一个不信邪的人,恐怕价格也会大打折扣。
以我小时候邻居家的房子为例,只是因为之前里面曾经死过一个为情所困开煤气自杀的女孩,一套能值三十万元的小商品房,最后只能以六万元的价格成交,这中间的差价是相当可观的。
我近几年做的就是这样一种买卖,专门打探何处有此类凶宅,然后以超低价格买进。老一些的宅子基本是放在那里等着拆迁后的新房,这就能大赚一笔。而新一些的房子,通常,我也是放在银行抵押贷款,做一些其他生意。这样循环起来,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生计。
因为经常接触凶宅,难免会被凶宅相关的故事和背景吓到,虽然没有危及生命的大灾祸出现,不过,也常常遇到些怪事,所以,我今天就来讲讲我这几年和凶宅打交道的遭遇。
我购买的第一套凶宅大有来头篮坛霸主,所谓的大有来头并不是这个房子有多值钱,而是这所房子之前的传言实在是神乎其神。
这套房子坐落在繁华地段,本来价格应该相当不错,可惜2003年左右,房子的主人一家三口全部被入室抢劫的杀死在屋里面。
传言说,当时这一家三口死得很惨,男主人死在保险柜旁边,女主人死在了床上。,他们家当时上小学的孩子,是被人不停地放水溺死的。案子迟迟没有破,这所宅子也一直没人敢问津。
当时,这个宅子的继承者也就是男主人的爸爸,找了工人准备把房子大肆装修一下,一来可以洗刷一下子嗣丧命的伤痛,二来他也希望装修之后能够出租或者卖出去。
他找了几个刚从农村来到城里的农民工,并没有交代说这房子里死过人。谈好了价钱,就让几个农民工住了进去,日夜赶工,白天做一些动静大的活,晚上则做一些小活。
白天一直都是相安无事的,装修的进程很快,估计给的酬劳也不低,工人们干得也挺开心的。然而怪事却在晚上发生了,当晚住在这套房子里的三个农民工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了楼道外面。
三个人对为什么会睡到了外面毫不知情,也觉得很奇怪。很多人一定会认为可以用梦游来解释,可是,即便是梦游,也不可能三个人一起梦游,利索夫斯基并且最后都选择睡在了同一个地方啊。
一时谣言四起,几个农民工也从邻里间听说了这套房子一下子死过三个人,都不敢再在这里干了。
男主人的爸爸好说歹说,又加了一些钱,并且给这三个人在外面找了招待所住,又答应只需要白天干活,他们才肯继续在这里干下去。可是,自从那晚过后,白天也开始出现怪事。工人的工具会离奇地到处乱蹿,但谁也没有动过。而且据邻居说,这个房子晚上会莫名其妙地亮起灯,跟有人住似的那虹。
一开始邻居还以为是工人们在里面,后来才知道工人们已经搬出去了。这些事说吓人也吓人,但毕竟没有威胁到人身安全,所以,工人们为了挣钱,依旧急忙赶工,只是每个人都更加小心了。
装修差不多进行到三分之一了,一切都还算顺利。可是,有一天,工人们忽然一起找到雇主,说无论怎样也不干了。雇主问起原因,工人们都说,他们晚上在招待所住时会成宿成宿地做梦,梦见几个看不见脸的人围着他们说:“没有床睡觉了,你让我睡地板上啊?”这些工人本来就比较迷信,又联想到房子之前发生过惨案,这下再也不敢干活了,直接结了特别少的钱就都走人了。
男主人的爸爸很郁闷,但他思子心切,听工人说的意思是自己儿子一家并没有投胎,他很想再见儿子一家,所以当晚就自己住了进去。然而更让人不寒而栗的事情发生了——
他居然死在了那间房子里面!
就直挺挺地躺在地板上,过了好多天才被邻居发现,尸体已经臭了。后来听一些人说,他是被儿子一家拿去当床了。这横死的冤魂是六亲不认的,我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可信,但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叫秦一恒,他勉强还算是个懂行的人,当时我正想做生意,却苦无本钱,这个朋友就给我出了一个主意,让我去把这套房子买下来。
本来我是不肯的,但秦一恒说得挺像那么回事,我也是实在想做生意赚大钱,就抱着赌一赌的心态跟老头的一个女儿谈了谈。乐山市中考成绩查询110多平方米的房子,当时市价大概是四十万元,我只用了七万多一点点就买下了。
其实,买了之后我心里也没底,秦一恒就让我买了150公斤大米,把这间房子的地上都铺上米粒。然后等了三天,他又叫我买了很多公鸡,必须是那种还没配过种的公鸡,放了血,把血泼到整套房子的门窗上,然后就叫我耐心等着。
我就这么忐忑不安地等了好些日子,直到他告诉我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我才跟着秦一恒回到那房子。一推门,屋内的景象差点儿把我吓哭了。虽然我并不是无神论者,但是我也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这种东西。
我看见所有窗户上、门上都是血手印,墙上也有很多,像是一个人把手摸到了我之前泼的鸡血上面,不停地到处抹一样。秦一恒说星期五台球,之前的那些冤魂现在已经魂飞魄散了,他用的是一种窒息的方式,也就是说,把冤魂困在房子里,让它们无处可躲,仿佛窒息一样,最后只能魂飞魄散,连鬼都做不成。
他解释说,这是一种非常恶毒的方式,但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因为如果用别的方法,想要除去这些冤魂实在太困难了。我对他说的话不置可否,但是眼前的手印告诉我,这一切似乎都是真的。
最后,秦一恒说这房子干净了,我可以把现在住的房子卖掉,然后搬进来。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这里刚死过人,我怎么敢住?心想着先放一段时间再说吧。为了犒劳他,晚上我请他吃了一顿大餐,很晚才散席。刚回到小区门口,正往家里走,秦一恒的电话就追来了。
他的声音很急切,说他白天看错了,还有一个小鬼和一个老鬼没除掉,恐怕我们俩进去的时候已经附在我身上了,他叫我千万要小心,一定要躲着领着小孩的大人——无论是什么样的,千万不能接近。
他的话刚说完,我就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赶紧看向四周,幸好并没有什么领着小孩的大人。这时都已经快半夜了,小区内除了亮着灯的超市和麻将馆,哪儿还有人?不过,我心里还是觉得害怕,一路走到家,每一步都是战战兢兢的。等到好不容易进了家门,我急忙关上门,立刻瘫软到地上。
我给秦一恒打电话,想报个平安什么的。其实我也就是心虚,想听个人说说话,好让自己平静点。他告诉我到家就好,叫我睡觉的时候不要盖被子,只能盖床单。晚上如果听见任何响动都不要去看,只要蒙头大睡到天亮就万事大吉了。
听他说得举重若轻,我心里还是没底。早知道这么吓人,我死也不买那所凶宅了。我让他过来陪陪我龟息法,他说这种小事没必要兴师动众,照他说的做就什么事都没有骸音。
我放下电话就钻到了床单底下,还颇有预见性地准备了一个空的矿泉水瓶,万一尿急也可以应付一下。按照秦一恒的说法,躲在床单底下鬼就看不到我了,它看到的就只是床。我不知道这些歪理邪说有什么凭据,反正我是不敢挑战“权威”的。
这一宿我根本没睡着,战战兢兢地等到了天亮,能听见外面鸟叫了,我才敢冒出头。环视了一下,赶紧随便套了一件衣服就跑了出去。中午的时候我才敢回去。回想一下昨晚其实什么诡异的动静都没有,完全是自己吓自己。可是,我回到家里才发现隐形降权查询,秦一恒说的根本不是危言耸听——借着阳光,我看见床边有很多脚印,一圈一圈的,像是围着我的床在转一样。
这些脚印根本不可能是我的!我昨晚明明没有听见任何响动,脚印却这么诡异地冒出来了。这下,我是完全信了秦一恒所说的了,就赶紧跑出门打个车去找他。
找到秦一恒,跟他说了脚印的事情。他安慰了我半天,我才稍微平静一些。而后,他说要帮我把身上的两个鬼赶出去,我自然感动得痛哭流涕。
之后,所谓的驱鬼仪式并不像电视演的或者那些神棍传的那样。秦一恒找了一根绳子,把我倒吊起来,然后用一块小木板不停地敲打我的全身。我的手机和钥匙都从兜里掉了出来。
大概过了十分钟,我的脑袋已经充血得受不了了,他才把我放下来,又给了我一把硬币,让我出去花掉,一枚也不许剩。
花钱倒是容易,我去了超市随便买了点东西钱就花光了,只是我心里觉得很不解,这算什么驱鬼仪式啊,一点都不正经。花完了钱再回去的时候,秦一恒已经准备好一盆水等着我了,我刚进屋他就把我拽到厕所,从头淋到脚。水太凉了,我开始不停地打喷嚏,一个接一个,根本止不住。秦一恒一直站在旁边抽着烟看我,本来我还想抱怨的,一看他挺凝重的表情,我就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好一会儿喷嚏才打完,秦一恒递了根烟给我,然后告诉我说,打我的那块木板是鞋拔子,据他说用年头很久的鞋拔子打一个倒立的人,这个人的魂魄就很可能会从天灵盖被震出来,这样做是为了震那两个鬼,让他们附在我身体上的力量小一些。而我花出去的硬币,则是庙里的功德钱,具有一定的法力,花出去的时候,可以把身体里的一部分邪气带出去。最后淋在我身上的水就更简单了,是童子尿和淘米水。等我打完喷嚏,那两个鬼魂已经从我的七窍被我彻底地喷出去了。
说完,他不怀好意地看着我笑。我没勇气问他童子尿是哪儿来的,不过,我看他的表情就能想到了。想想真是恶心,可是为了自己的命,也只能这样了。
我不知道他这套驱鬼的方法是谁教的,虽然看着不怎么靠谱,但是我也就认识他这么一个懂行的人,就算我不信他,也实在找不到其他高人了。这个事过去之后,我就再没见到床边的脚印,而且再去那套房子的时候,一进屋的那种阴森森的感觉也消失了。又过了两个月,我见那套房子还挺安生的,也就鼓起勇气住了进去。头一个星期,我是拉着秦一恒一起住的,一来是给自己壮胆,二来也可以借借他的仙气。而我之前的那套房子被我租了出去,租金还可以,起码生活是稳定下来了。
我见有利可图,就打算用这个办法再弄几套凶宅。我寻思着用这些凶宅去抵押贷款,这样就可以做更大的生意了。我跟秦一恒商量了一下,他也很赞成。于是我们便开始专门在全国各地搜寻这样的消息西点揭秘,还真让我碰见很多类似的凶宅。
02
我们首先相中的是同省另一座城市的一处别墅,别墅的年代比较早了,应该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建的,别墅的主人是一个姓王的土大款。
我跟秦一恒遇见他也算是机缘巧合。有一天,秦一恒无意间在网上一个房产论坛上看见了他发的售房帖子,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结果没承想还真让我们撞对了,当即就约了时间见面。
时至今日,这个土大款的生意早就已经越做越大了,不过还是改不了一身的暴发户气质。见面的时候,我粗略地估计了一下,他身上的金饰前前后后加起来足有好几斤,说话时手指点着桌面,手腕上的金表晃得我眼睛直晕。据土大款讲,当初他趁着刚改革开放的好时机大赚了几笔横财,手头上的钱多了以后,自然也就开始贪图享受,这个宅子就是他发家之后买下的。
住了几年,他就搬到了另一个新宅里。因为并不缺钱,所以别墅也就没卖,只是转租给了一个画家当创作工作室。这个画家也没什么名气,人据说也非常诡异。本来住在别墅区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基本不喜欢跟邻里交往,所以这个画家就一直神神秘秘的,从住进去那天就再也没出现过。
过了一年,等到他来收房租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画家早就死在别墅里了。这也是这个别墅最诡异的地方,说起来真有些像天方夜谭,整座别墅被画家装饰成了墓室的样子,墙上画满了壁画,都是羽化升仙什么的愿景蓝图,大厅中间不仅有棺材,还有棺椁,规格看着很高。
整个别墅门窗紧锁,只有几盏早就熄灭了的长明灯。当时,王姓大款见状就吓得屁滚尿流,然后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也没查出个所以然,就认定是自杀,这个宅子也就这么一直空了下来。时至今日,楼价水涨船高,他即便再有钱,看着这么一栋宅子空着也心疼,寻思着,不管卖多少钱,总比这么看着堵心强,于是,这才让助理上网发了帖子,又去了房产中介登了记,打算把别墅便宜点卖出去。
听土大款说的,这个宅子还真是很玄乎。秦一恒就提议先去看了宅子再作打算,毕竟现在也只是纸上谈兵。土大款似乎对那个别墅很忌惮,只是交给我们钥匙,让我们自己去看房。我们也没耽搁,拿着钥匙按着地址就去了。
我们去看的时候棺椁早就已经清空了,只是墙上的壁画还在。不用说,凶宅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推门而入的时候就能感受到空气阴森森的。
整栋别墅在这片别墅群里面不算大,230平方米左右。客厅倒是很富丽堂皇,挺符合土大款的审美观。
我和秦一恒转了一圈,他四下看了半天,脸上就有了喜色,告诉我说这栋房子根本不算是凶宅,完全没有冤魂之类的东西,我们买了就是纯赚了。听他这么说我也很高兴,也不那么紧张了,就好奇地去看墙上的壁画。
壁画也的确诡异,用的都是油画技法邓保生,很写实,但完成得比较潦草。内容应该就是这个画家幻想自己从这个房子里面羽化升仙的情景,身旁一群童男童女护法跟着他往天国走。
因为是用油画技法画的中国传统的东西,所以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的。我大概看了几幅,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这画里升仙的是个女人。这不是头发长短的问题,虽然很多画家的头发也不短,但因为画得很写实,所以还能看出这个女人的身材还挺不错的。
虽然觉得奇怪,但我也没细想,本来嘛,这艺术家的思想我们常人是很难揣摩的,况且我对此也并无太大兴趣,我只是赚我的钱而已,所以跟秦一恒简单沟通了一下,就打算下午跟那个土大款签合同。
合同签得很顺利,价格也在我们预想的范围之内。这套别墅市值应该九十多万元吧,我们只用了十万多一点就拿下了,而且双方都认为自己获利了。土大款不仅解决了一块心病还拿到了钱,我们也算捡了一个大便宜,所以几个人都很开心,吃饭喝酒都很尽兴。
接下来就是这套房子的用途问题了。我倒是挺喜欢这套别墅的,虽然比较老旧,但起码也是别墅啊。对于出身穷苦的我来说,这辈子能住进别墅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所以,我希望能重新装修一下,留着自己住。秦一恒倒也没反对,只是跟我说,这个房子虽然没有什么鬼神,但好像从风水上有点说头,不过他也不是很懂,我们得找个懂风水的人给好好看看。
谁知道隔了一天,还没找到懂风水的高人,那个土大款就找到我们俩说要把别墅买回去。作为一个商人,我当然很乐意这样,只要他给的价钱合适,让我赚一笔,我这就等于白捡了钱一样。谈了谈价格,土大款决定出到二十万元。
我寻思着净赚了小十万,也差不多了,就松口答应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刚卖给我们的房子,为什么会这么着急买回去。晚上我和秦一恒一合计,觉得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就决定把合同缓一缓再签,先从侧面打探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在附近的麻将馆、茶馆一类的地方问了问,才知道,当初死的不止一个画家,还有画家当时正在画的一个裸体模特也和画家死在了一个棺材里。这样一来倒是和壁画上的女人对应上了,可是土大款为什么对我们说只死了一个人呢?难道是他不知道?这显然不应该,况且已经都是凶宅了,他说死了一个人和死了两个人其实没太大区别,显然他是说谎了,原因肯定不是这个。这下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秦一恒也很有兴趣,我们决定再仔细查查。最后,我们合计了一下,就又去了那栋别墅。
再到别墅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其实也是没目的地在别墅里面乱转,看来看去,倒真没什么发现。我又跑去看那些壁画,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我俩站在二楼的阳台抽烟,聊这件事。
他说,估计这个老板是怕我们发现他的什么秘密。
我也同意这一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秘密八成也是这个老板近期才发现的,否则他就不会把房子卖给我们了。
我猜想可能是老板把那个女的杀了,然后正好撞见了画家把别墅打造成了坟墓,就索性也把女人的尸体放进来干扰视线,这样他就能脱罪了。
秦一恒倒觉得这个推论不太现实,因为这样的话,壁画上的那个女人就很难解释了,他更倾向于别墅的某一处说不定藏着那个土大款的什么东西,可能宅子出售前土大款并不知情,等到宅子卖了,他才忽然发现或是想起来,这才找我们亡羊补牢的。
宅子里埋着东西?我听了还挺兴奋,心说这要是古董财宝什么的,是不是现在在法律上就算是属于我的了?那我赚了这十万元差价岂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如果是这样,宅子我是铁定不卖了。
我俩聊着聊着,眼见着太阳已经落山了,两个人都说话说得口干舌燥,就准备打道回府,寻思着第二天再回来好好寻一下宝,万一真如我们所想,那这宝贝可不能轻易这么丢了。
磨蹭了一会儿,我们就准备下楼。刚走到楼梯上,秦一恒忽然扭头对我挤挤眼睛,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赶紧凑到我耳边说:“有东西回来了,你赶紧学我的样子做。”
这一句差点儿把我吓得尿裤子。这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我往下看去,朦朦胧胧的,视野不是很好。
这时候秦一恒把一个东西塞到了我的嘴里,告诉我要闭气,嘴里的东西千万不能咽下去,闭着眼跟他走,感觉撞到什么东西时就把嘴里的东西用力喷出去重生粟小米!我还没听利索,他就已经先走下去了,我只好照做。